欢迎您来到神州游乐官方网站!

最新杂志专刊 神州游乐2020年09月刊

免费订阅:

137 1166 1820

www.gtichinaamuse.com

我在日本秋叶原世嘉2号馆,见证疫情后的ACG圣地

作者: 发布时间:9/15/2020 4:06:06 PM 关注:55 人

以下文章来源于游戏研究社 ,作者H.J.Potter

游戏研究社

看懂游戏,研究快乐,简称“游研社”。

图文来源 / 游戏研究社
原文作者 / H.J.Potter

在东京因新冠疫情宣布紧急事态五个月后,秋叶原地标之一,运营了17年的街机厅——世嘉2号馆GiGO于8月30日正式闭馆。
这家店位于秋叶原电器街的入口“万世桥“旁,以外墙上巨大的舰娘广告而著称,也被行家称为抓娃娃机的天堂,很多游客路过时都禁不住诱惑买过楼下的鲷鱼烧。

谷歌地图上的店铺信息已经改成“停业”

一百年前,秋叶原是一个交通便利的农产品市场。二战后随着日本经济腾飞变为了组装收音机的大本营,然后以此为基础形成了大卖场云集的电器街。

小巷里依然有不少经营无线电的店铺

随着 1995 年《新世纪福音战士》动画的播出,御宅文化开始进入大众视野,动画相关周边共带来 300 亿日元以上的经济效益。秋叶原也由此引入了海洋堂等诸多手办连锁店,摇身一变成为了二次元的圣地。游戏、动画、漫画、模型周边、网咖、女仆咖啡……20多年间,各类二次元店铺在这里蓬勃发展。
秋叶原的五家世嘉街机厅,也都是由电器店改建而来。
世嘉2号馆所在的半田大厦是“第一家庭电器秋叶原本店”的原址,在2002年改建为街机厅“世嘉秋叶原GiGO”,定位为世嘉在秋叶原的旗舰店(世嘉在池袋的旗舰店也叫GiGO)。2017年,世嘉为了整顿管理秋叶原的四家店铺,将GiGO改名为2号馆。但老玩家依然管这家店叫GiGO。

这里的店铺大都是从电器店改装而来

关店当天,笔者拜访了2号馆。店里的顾客比起平时多出不少,差不多恢复到了疫情前的水准,大家需要像水蛇一样在狭窄的抓娃娃机间扭着身躯穿行。很遗憾的是店里并没有打折活动(笑),反而是抓娃娃机里的货源没有那么充足。

“职业选手”们提着大塑料袋潇洒挤开人群,将抓到的战利品带回回收店换钱

笔者看了不禁心痒掏出钱包,只花了100日元,就抓到一个不带外包装的“星球大战”手办。回头一想,或许不是我技术多么好,只是店员为了搬家方便,会把没有人气的手办摆在特别好夹的位置清仓罢了。

抓“五等分的花嫁”的手机壳花了600日元,似乎小亏?

顺着狭窄的扶梯向上爬,从4层开始就是街机区。
往常会排到外面楼梯里的“舰队收藏”的机台,在非高峰期还空着几台。“星与翼的悖论”区在最后一天举办了玩家答谢活动,慕名而来的玩家们坐在机台之间的板凳上规规矩矩排着队——虽然从防疫的角度来看这相当“三密”。


晚上10点,伴随着女店长声嘶力竭的发言与热泪,2号馆的大门缓缓拉上,与属于自己的时代作别。门上也好,扶梯旁的告示板上也好,都写满了17年间顾客对于店铺的感谢之情:

“每次经过这里,零钱总是会莫名其妙消失。”
“这是我在学生时代坐廉价火车从仙台上京时,最美好的回忆。”
“在这里我和朋友一起走上了死宅之路。”
“我不会忘记我在小时候花光零花钱却抓不到喜欢的手办,排在后面的大哥哥伸出援手的事。”
“虽然我来过很多次,但还是经常找不到出口。”


至于为什么关掉的是2号馆——为了迎接奥运会的旅游热潮,世嘉5号馆于2019年7月刚刚开业,盘算着大赚一笔。谁知因为疫情没有游客,所有街机厅又因为响应政府号召关店一个月,重新开业后营业额也都大不如前。
街机业界本来就不景气,世嘉削减店铺也是无奈之举。

老街区里的街机店里几乎都是老虎机和赌马机,整个业界都在随着“少子化”不断萎缩

对于大部分游客来说,从电器街口出站要去街机厅的话,一般都是直奔最近的4号馆,或者主干道上最显眼的的1号馆或者3号馆,然后就会在布满女仆咖啡厅、手办店和二次元书刊的小巷里流连忘返,直到夜深人静提着大包小包满载而归,很少有往2号馆万世桥那边走的机会。

可以说最南边的2号馆地理位置是最差的

秋叶原永远熙熙攘攘,而万世桥只有优雅的咖啡店、小酒吧和手工艺品店,一河之隔天壤之别。或许是看出来气氛不对,游客也都很有默契地不往那边走。万世桥与其说是电器街的“入口”,不如说是“尽头”。
再加上2号馆楼老,过道也狭窄,提着东西上去很不方便。如果非要在五个店里关一个,首当其冲的就是2号馆。当然人少的优势就是周末也可以安静地玩,下午除热门机台外基本都有空座。

繁华与优雅的分界线,千代田区区民在万世桥喝着蓝瓶咖啡度过周末

关店的并不只有街机厅。
占据了站前最好位置的电脑硬件商场TSUKUMO旗舰店在2020年1月盛大开业(这里原本是苏宁持股,专做中国游客生意的电器城LABI),却因为疫情的冲击,只能选择与世嘉2号馆在同一天停业。
与充满眼泪和人情味的世嘉2号馆停业活动不同,这家仅仅开业八个月的店铺显然没有什么常客自发的纪念仪式,店员都哭丧着脸,瞪着角落里的打折整机一言不发。

TSUKUMO旗舰店开业即新冠,实在是不幸
无独有偶,拥有94年历史的游乐园丰岛园也在同一天休业

新冠疫情对依赖旅游业的日本经济冲击巨大。4月8日开启紧急宣言以来,秋叶原包括漫画店和饮食店在内的大部分店铺都主动关了门。政府出了不少补助金(普通市民一人十万日元,企业和个人的营业损失也会补助),店家也做出了不小的牺牲。虽然没有强制不能外出,但街头也几乎看不见几个人,一个多月间成功将感染人数控制到了个位数。
日本政府引以为豪地称这种民众自觉抗疫为“日本model”,解除了紧急宣言,甚至还乘胜追击推出了一个鼓励大家夏天到处旅游的“GO TO”优惠活动。

四月的秋叶原冷清极了,几乎没有几家开门的店铺

到了六月,天气热了起来,民众纷纷放松了警惕。很快第二波疫情来临,从东京扩散到了全国,并进化为了以轻症为主,感染低龄化的“东京型”和“埼玉型”。
到现在为止,东京每天依旧要新增300名左右的患者,这其中大部分追踪不到感染源,不少明星也中了招。而且检测条件依旧很苛刻,就好像不检测就没人得病一样。虽然有一部分公司实施了远程办公,但大多得不到检测或是症状轻微的患者依旧带病坐车上班上学,造成集团感染。

八月的秋叶原,人们对疫情习以为常

虽然疫情难以控制,然而不可能再度紧急宣言了——政府掏不出第二笔补助金,倒闭的企业和失业人员也在不断增加。所以只能温水煮青蛙,以“民主不封城”的名义这么半死不活地维持着——不管政府给老百姓发多少钱(其实发下来的钱也是大家交的税金),只要做不好防疫,短暂的快乐都会随着经济崩溃化作泡影。
好在人们的精神没有那么紧绷,不像四月时候那么害怕了,戴着口罩该吃吃该喝喝。学校陆续复学,极易感染的健身房和柏青哥屋也恢复营业。

社会上甚至还出现了平冢正幸这样以“新冠是感冒”为政治纲领,举办不戴口罩山手线环游一周恶意感染活动的政治人物

小拉面店因为偶像活动无法举办,食客大幅减少决定关店。大型电器店与街机厅接连倒闭……日本电视台对“秋叶原疫情连续倒闭事件”做了专题节目,感叹这是最艰难的一个夏天

秋叶原正在经历着继12年前杀人魔事件后最萧条的时期。周日步行街上的游客数还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,大小店铺陆续关闭,铁卷帘门随处可见,硬件体验店里备着酒精也没多少人敢摸外设,成人漫画店里把试看的书籍收了起来,因为网吧倒闭而失去住处的流浪汉也只能流落在街头。虽然排外的日本人原本就不怎么喜欢外国游客,但游客的爆买毕竟为“旅游立国”的日本带来了实打实的经济收入。如今店铺为了维持生计绞尽脑汁,连修个鼠标都涨价到了5000日元——加上消费税要5500日元,差不多是国内的五倍。

两年前的秋叶原周日步行街

希望疫苗的到来可以让秋叶原重获生机。



标签:
分享到
网友评论
游乐&专刊推荐广告